烽火中文 - 玄幻小说 - ???:??????在线阅读 - 第六百六十四章边城城前

第六百六十四章边城城前

        边城

        还是那座城。

        岩石出发到戮乱之地的始发地。

        小城破败萧瑟。

        天庭边远之地,苦寒之所。

        若不是每一次戮乱会都从这里出发,谁会记得有这样的一座城。

        即便如此,小小的边城也没有因此得到任何好处。

        不过就是天庭修士聚合落脚之地。

        去时心事重重,回时依然如此。

        城门前,夫子万钧再次回头上下打量了一下岩石。

        真不知道怎么和这位说。

        岩石不知道城运司的情况,他知道啊!

        问题就是难以启齿啊!

        那个差事可不是好事。

        明摆着就是天庭恶心人的。

        但是就像岩石说的,无处安身,为了仙籍,倒是可以考虑考虑。

        虽然不可能真的就是镀金。

        但至少有这么一个站稳脚跟的地方。

        “你……你确定要到城运司做四门都御史。”

        夫子万钧无奈啊!

        问还是要问的。

        变相的提醒一声吧!

        免得到时候不好交代。

        毕竟同在边城,免不了碰面。

        到那时抬头不见低头见多尴尬啊!

        他知道这可不是好差事。

        说不得很快就会后悔。

        “无所谓的,先找个容身之处而已!”

        岩石没说,自己就是冲天庭仙籍去的。

        目的就是要让天庭知道有自己这么一个人。

        什么四门都御史,管他什么官职,最主要的就是进入这个编制,以此为跳板。

        没有人知道他来自小世界。

        暂时也不能让别人知道。

        在夫子万钧眼中也不过就是隐世家族的雷一鸣。

        或许因为是隐世家族,在天庭没有仙籍,岩石这么说,夫子万钧倒也没有多想。

        只是以为岩石不希望太多的人知道他是雷家的人。

        只因为雷家太过神秘。

        也不能让别人知道。

        既然天庭给了这样的一个机会,可以说是解决了当前难题。

        明知道有可能不是好事,哪又有什么关系。

        就是为了这个仙籍,从此以后就以边城雷一鸣自居。

        也算是在天庭正式挂了号。

        先有一个容身之地,再谋发展。

        夫子万钧点点头,也算是个实际的方法。

        他也是看出来了,岩石有难言之隐。

        至于什么情况?

        在他看来无非就是天庭的限制。

        雷家啊!

        在天庭眼中就是禁忌,不允许雷家出世的。

        他是雷家的人。

        注定不能在世间现身。

        但是现在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天庭居然要雷一鸣做边城城运司的四门都御史。

        在夫子万钧看来,天庭就是在故意恶心雷家。

        难道雷家出变故了?

        否则就是借给天庭胆子都是不敢的。

        有这么一个雷家的人出来为天庭效劳,他们觉得不太可能。

        很有可能是坏事。

        所以才安排岩石到这么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做什么四门都御史。

        想要让雷家的这个雷一鸣知难而退。

        夫子万钧能看出这样的问题所在。

        他以为岩石也能看出来的。

        所以没必要提醒这些。

        并不担心这个问题。

        面前这位是谁,这点小事难不倒他的。

        真如他所说,不过就是容身之处,相必用不了多久就会有新的发展。

        边城容不下他的。

        注定了他会走。

        想到此处,夫子万钧精神一振。

        在这里开始,是不是就能带上我啊!

        倒是有点期待了呢!

        这位的能力已经见识到了。

        倘若真的要从这里开始。

        呵呵!

        夫子万钧不禁一阵遐想,有可能啊!

        看来要早做准备了啊!

        这位岂是池中物,早晚要飞上枝头的。

        跟着他,兴许还有可能。

        袖子下,夫子万钧捏紧了拳头。

        又想起了往昔。

        心中永远抹不去的仇恨,瞬间爆炸了一般。

        整个人的气势陡然变化,换了一个人似的。

        “哟呵……万夫子回来了!”

        夫子万钧的气势一出,顿时惊动了破门洞里面的人。

        人未见,却凭这样的气势猜到了人。

        可见叫一声夫子回来了的人同样了不得。

        同样有着过人之处。

        岩石也被惊醒。

        刚才也被夫子万钧的气势吸引,想要看看这位究竟怎么了。

        突然就没了。

        被人一声喊彻底打破。

        阴暗的城门洞里突然传出一声,显然有人认出了夫子万钧。

        “呵……”

        夫子万钧仰头闭眼,长吁一口气。

        身上气势瞬间内敛。

        转眼之间又变成了一个糟老头的样子。

        “有故事的人啊!”

        岩石感叹一声!

        人家不想说自然有不想说的理由。

        岩石相信到时候自然会知道,没必要去惹别人嫌弃。

        反而不是好事。

        夫子万钧这个人可用。

        绝对是自己的一大助力。

        不要去问人家不想说的事,以免尴尬。

        “恭喜夫子,贺喜夫子,这又回来了……”

        城门洞里奔出四人,一边跑,一边给夫子万钧贺喜。

        听话音不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场景。

        显然都是知道夫子万钧的使命。

        也是知道夫子万钧一定会回来。

        “要饭的?”

        岩石嘀咕一声!

        面前四人太惨了,真就是衣衫褴褛,蓬头垢面。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四人身上衣衫隐约是一样的款式。

        这让岩石非常好奇,叫花子还能统一服饰的吗?

        等四人来到近前。

        岩石更不感兴趣了。

        须发斑驳的灰白,年岁不小的四人。

        老矣!

        不堪一用了。

        行将就木的人啊!

        “哈哈……公露,好久不见,甚是想念啊!”

        夫子万钧大笑着迎上去,手却在掏。

        好像早就准备好了礼物,要给这几位的。

        这样的事情让岩石有点好奇。

        这样的四人,还要给礼物,这事就透着不寻常。

        可以用诡异来形容。

        惹的岩石再度不着痕迹地上下打量四人。

        要看出他们的不同来。

        然而怎么看还是叫花子。

        没啥特别的。

        但是岩石把他们四个放心上了。

        能让夫子万钧都要给礼物的叫花子,必然有其过人之处。

        得留意一点。

        防着一点。

        “还能这样?”

        岩石都看傻了。

        夫子万钧面前四个家伙一字排开,皆是伸手。

        要赏赐。

        那样子就是伸手要,心安理得。

        虽然个个点头哈腰,但是岩石感觉到了,四人没有一丝对夫子万钧的敬畏。

        反而就是理所当然的索取。

        不给也得给。

        这样的事情,让岩石看不懂啊!

        难道真的就是叫花子,是自己多想了。

        岩石满腹狐疑,不得解啊!

        “恭喜万夫子发财!贺喜万夫子顺利回归……”

        四个家伙齐声大吼一声。

        岩石摇头嗤笑,赶忙掩嘴。

        怕被他们误会。

        可人家一点都不觉得不好意思。

        反而献媚一般冲夫子万钧不停地点头哈腰。

        “果然是叫花子啊!本性难移。”

        岩石摇头,这叫花子要东西都要出高度了。

        排队等着的。

        “来,来来。”

        夫子万钧一点也不介意,手中东西往四人手中放。

        一看就是惯常之事。

        似乎习惯了这样的做法。

        岩石看到,还以为就是普通的人情往来。

        一点黄白之物而已。

        他看夫子不像是打发叫花子。

        给了人家东西,还要以示亲热,分别拍着他们的肩膀。

        还以为夫子在这待久了,连叫花子都结交。

        可看到叫花子手中的东西,顿时不淡定了。

        居然是聚灵丹。

        给叫花子这样的东西?

        这让岩石瞪大了眼睛,有点不可思议了。

        仔细看去,每人五颗聚灵丹,这就有点不得了了。

        聚灵丹啊!

        岩石可知道,这是修士少不了的修炼物资。

        很珍贵的。

        别看边城是天庭属地。

        这地方荒凉着呢。

        五颗聚灵丹已经算是一笔巨款了。

        可是夫子一下给了他们一人五颗聚灵丹。

        如果真的是叫花子,这样的东西于他们而言就是天大的财富。

        可也是索命的东西。

        匹夫无罪怀璧有罪。

        相必夫子不会这么做。

        可面前夫子偏偏就是这么做了。

        可想而知,这四个叫花子也不是普通人。

        可岩石感觉不到他们身上修炼的气息。

        连练气一阶的修士都不如,这就有点奇怪了。

        给他们聚灵丹不是害他们吗!

        他们能保得住吗?

        不对,聚灵丹于他们肯定有用,而且还是大用。

        否则夫子万钧不会如此做。

        四个家伙也不会要。

        岩石看到四个叫花子惊喜地不行,小心翼翼的收起聚灵丹。

        看到他们这样,就知道自己猜测对了,聚灵丹于他们太难得,却有大用。

        岩石看到他们的手法,顿时眼睛一缩。

        储物戒。

        毫无疑问,他们就是修士。

        还不是普通的修士。

        只是不知道和原因流落此地,还搞成这样?

        目光不仅在夫子和四个家伙身上转悠。

        同是天涯沦落人,都是有故事的人啊!

        同病相怜么!

        岩石看着他们浮想联翩。

        四个人,叫花子一样的家伙居然人人一个储物戒。

        这就离谱了。

        遥想当初,连三派的人储物戒都是极少的。

        面前叫花子一样的家伙却是人人都有。

        “来来,这可是你们的上级,四门都御史大人的,前来上任。”

        夫子万钧扭身拉住岩石给四个家伙介绍。

        赶巧了,既然四个家伙在,那就把这位往他们身边推吧!

        省的麻烦自己没办法脱身。

        等这位明白过来四门都御史是怎样的职位,那也是往后的事情了。

        至少眼前先把自己摘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