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 - 历史小说 - 世子太凶猛闯相府抢姑娘在线阅读 - 第506章 杀子之仇,不共戴天!

第506章 杀子之仇,不共戴天!

        陪许月瑶用过早饭,杨束去了崔听雨的院子。



        “驸马!早上好!”



        麻团飞到杨束肩上,冲他喊。



        “早上好。”



        打了招呼,杨束把麻团赶走了。



        他倒不是不喜欢麻团,主要怕宁儿一个伸手,抓着麻团就往嘴里塞。



        “驸马爷。”苗莺屈身行礼。



        “公主还没醒?”



        杨束看着紧闭的门,问了句。



        “醒了的。”苗莺朝绕着屋子飞的麻团看去一眼。



        原本是没关门的,但麻团仗着有翅膀,时不时飞到公主面前,叫着生三个。



        生怕公主没听清,它还站在公主肩上嚷。



        然后就让抓住扔了出来……



        “驸马爷,您进去后,把门关上。”苗莺细声叮嘱。



        麻团可能是早上喂多了,有点亢奋,再让它闹下去,中午搞不好就得加个菜。



        杨束挑了挑眉,把门关上?崔听雨什么时候这么热情了?



        想到里面旖旎的场景,杨束顿时心猿意马。



        推开门,杨束走了进去。



        “公主,大白天的,影响不好。”杨束一脸严肃,十分坚决的表示拒绝。



        心里则连连叹气,也不早些提醒!他现在抱着闺女,哪能整少儿不宜的事。



        崔听雨抬起眸,眉心微微蹙起,没懂杨束的意思。



        “白天不能作画?”



        作画?



        杨束愣住,往案桌上看了看,见真是画画,杨束眨巴了两下眼,苗莺学坏了啊,居然误导他!



        “吃!”杨宁把手上攥着的饺子递向崔听雨。



        指着崔听雨的嘴巴,让她放进里面。



        杨束大为吃惊,对崔听雨道:“宁儿很喜欢你啊,她就抓了一个饺子,一路上我连哄带骗,她都不给我。”



        “可一见到你,立马就给出去了,还是主动的!”杨束语气酸了。



        对上杨宁纯净的眼睛,崔听雨的心不由的柔软下来。



        这不是杨宁第一次给她吃的了,几乎每回见,只要手上有吃的,杨宁就会给她。



        接过饺子,崔听雨放进嘴里。



        杨宁咯咯笑出了声,低头舔自己的手心。



        “敢情不是不想吃呢。”杨束语气越发酸了。



        崔听雨将杨宁抱过来,轻蹭了蹭她的额头。



        气氛十分温馨,就在这时,一只鸟从没关紧的门缝里飞了进来。



        “生三个!”



        绕着崔听雨,麻团嚷嚷个不停。



        崔听雨胸口起伏的弧度明显大了,她看向杨束,微启红唇,“中午加道菜吧。”



        “媳妇!这个真的贵!”



        “也没多少肉,划不来的!”杨束忙道,一把抓住麻团,丢了出去。



        关上门后,杨束朝崔听雨笑,“它也是好意。”



        “鸟最具灵性,娘子,要不我们努努力?”



        崔听雨没理杨束,抱着杨宁去看画。



        陪着小姑娘聊了会天,崔听雨在椅子上坐下,给杨宁喂了水,崔听雨的视线终于落到了杨束身上。



        “准备在吴州待几天?”



        即便没刻意了解,崔听雨也知道谢元锦加快了步伐。



        杨束口袋应是有了一大笔的进账。



        就不知道是抢的,还是郑岚那边赚的了。



        大概率是前者加后者。



        在抢钱这事上,杨束四季就没停歇过。



        秦国不好动手,他就抢业国、荣国。



        秦国能发展的这么快,离不开杨束的厚脸皮。



        缺钱了,他是真抢。



        “歇一日,明早走。”



        在崔听雨身侧坐下,杨束将人搂进怀里,“娘子,崇华山巍峨耸立,适合祈福。”



        “说人话。”崔听雨语气浅淡。



        杨束失笑,“业国长公主为百姓祈福,能安定民心,有些地方积怨太久了,需要些形式消减他们的怨气。”



        “知道了。”崔听雨低头,轻揉着杨宁的肉手。



        杨束瞅她,“我问你个事,你必须讲实话。”



        崔听雨看向杨束,等他往下说。



        “我离开这些天,你有没有想过我?”



        崔听雨默默无语,好一会,她吐字,“想过。”



        杨束嘴角扬了扬,“还有呢?”



        “还有什么?”崔听雨眼神疑惑。



        “我写信都是三大页,你就一句?”



        “不成,不够!”杨束哼哼,盯着崔听雨,明显是不会放过她。



        在杨束的腻缠下,崔听雨没法,只得顺着心意说了几句情话。



        杨宁见没人回她的话,不开心了,咿呀的声音立马大了几个分贝,直接将杨束的盖了过去。



        杨束朗笑出声,“爹爹的错,宁儿刚说到哪了?可是白玉糕?”



        杨束掰了一小块糕点在杨宁眼前晃了晃。



        杨宁一下子熄了声,她看了看自己的手,然后大大张开,示意杨束放上来。



        崔听雨瞧着这一幕,唇角止不住的扬起,眉眼间的清冷之色退去了不少。



        她若有孩子,会同宁儿这般可爱?



        崔听雨眸子逐渐失了焦距。



        ……



        业国,中年男子拍碎了茶杯,眼底是沉怒之色。



        他怎么就生出了这种蠢货!



        私自行动就算了!



        如今还将天星阁的信息透露给秦王卫!



        “主子,已经通知撤离了,但仓促下,怕会让秦王卫寻到踪迹。”黑衣死侍凝声道。



        中年男子抿紧嘴角,黑眸里杀意翻涌,天星阁成立以来,还未如此狼狈过!



        杨束!你真是好样的!



        将喉咙中的血腥气咽下去,中年男子从牙缝里挤出字,“给他们服下新毒。”



        待黑衣死侍离开,中年男子摔了棋盘,面容狰狞,“杨束!”



        “杨束!”



        “你杀我儿子,这份痛,我一定会让你也尝尝!”



        ……



        “公主,宁公主真可爱。”



        杨束走后,苗莺进屋给崔听雨换新茶。



        “你要不同驸马爷也生一个?一准是个粉雕玉琢的娃娃。”



        崔听雨眼帘微抬,“在杨束这,不是母凭子贵,是子凭母贵,我连自己的未来在哪都不知道,何必拖累孩子。”



        “苗莺,你是在深宫待过的,知道不被喜爱的孩子,处境有多难,无论走到什么高度,他们的内心都是缺损的。”



        “会像我这样,抗拒亲近,长出一身的刺,逼退别人。”崔听雨的声音越来越低,“便是喜欢了,也不敢全心信任。”



        “时刻在湖心的小船上,害怕它下一刻就会翻了。”



        崔听雨眼底有悲哀之色,人非草木,她感受的到杨束的用心,也想听劝,可冰层太厚了,她出不去。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